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爱情故事

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?/兴安

作者:admin     时间:2020-08-14 07:45:26     来源:互联网    

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?

兴安

  读日本作家村上龙的随笔《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》,感觉颇有意趣。村上龙与另个村上(春树)几乎同龄,是日本战后经济高速发展时期成名的作家,在文坛并称“W村上”。两人虽是好友,作品风格却大相径庭,村上春树比较“小资”,村上龙则属“另类”,前者喜欢爵士乐,后者热衷摇滚,所以在近几年“小资”受宠的中国,村上龙不可能得到普遍的关注。
  《所有男人都是消耗品》针对的是男人、女人、爱情与性等诸多敏感问题,文笔犀利幽默,甚至极端,常有惊世骇俗之语,标题更是格外吸引眼球,比如《性爱需要的是体力,不是爱》、《我讨厌勾引有夫之妇》、《男人的犯罪和艺术都是为抑制勃起而产生的》、《分手时她问我以后怎么办,我回答说获得幸福就是胜利》、《不能像观光客那样对待女人》、《所有的娼妓都很阳光》等等。
  在《可爱的女人和不可爱的女人》中他提醒天下的父亲:“要造就好的女人,可爱的女人,父亲至关重要”。为什么呢?因为女儿希望的其实不是好父亲,而是好男人。比如父亲再怎么买玩具讨好女儿,女儿也只会感谢,而不会产生敬意。只有在父亲真正发挥男人魅力的时候,女儿才会真正为你自豪。所以,从“把妹”的战略上说,男人要想获得女人的心,首先应该战胜的是那个女人的父亲,而父亲越难战胜,你的战利品(女人)也越丰富越美妙。
  村上龙最受非议也是该书最核心的观点是———“女人强悍”论,(见《所有男人都是消耗品(一)》)他认为,在两性当中男人其实是软弱的,女人则相反。在生活中女人无论哭泣还是发火甚至犯错,都会得到特别的呵护和宽容;在男女分手的时候,被指摘的往往是男人,而最快平复创伤、另寻新欢的也多为女人。由此他甚至怀疑古代战争中,夫人们追随城堡失守、人马溃败的主君身后自刎,不过是小说和影视剧里的美谈,不足为信,多数情况是她们很快就会被杀害自己丈夫的敌人收为新宠,把先夫先恨忘得一干二净。这恰恰是女人的强悍之处,至少在生物学上是这样的。这个结论看似荒唐,但细想也不无道理,我虽然暗自同感他的逆向思维,但我担心这个逻辑会招致天下女人的一致声讨。
  男人为什么弱?因为“男人需要很多女人”(见《女人没有和很多男人做爱的义务,我很羡慕》),需要很多女人就要消耗大量的能量,即使他已经拥有很多女人,仍然希望与更多的女人上床,这不光是种族延续的问题,而是男人的生理本能。人类是没有发情期的,他可以随时产生欲望,所以男人付出的能量就大,也相对辛苦。我们在面对异性的时候常说:“男人面前一堵墙,女人面前一层纸”,更是验证了这个逻辑。
  虽然村上龙口头上说:“怀恋父权的家伙是垃圾”(见《优秀的职业女性不需要智慧》),但他骨子里仍是个男权主义者,他对男人的软弱和衰退感到痛心疾首,他尤其怒日本男人之不争,一份世界男女人气指数的调查显示,日本女人排名第一,而日本男人则被排在苏丹男人的后面。在村上龙看来,日本男人个子“矮小、笨拙”,他们只顾埋头做产品加工,或者只会买“这样做女人才会到手”之类的“励志”杂志(见《如今日本女人开始一齐注意到“没有像样的男人”》),如此下去日本女人总有一天会下决心抛弃日本男人———这是个让中国男人高兴的预测呢。我不知道中国男人排第几,中国女人看来是排到日本女人之后了。但是我私下以为中国女人与日本女人是有一拼的,而中国男人却让我担心,从在体育项目中出头的总是女人这个现象看,中国的雄性们确实应该感到悲哀。
  至此,我算明白中国读者为什么对村上龙不感冒了。她夸女人强悍与说男人软弱一样不会讨任何一方喜欢,但这就是村上龙的性格,因为他不“小资”,也不喜欢暧昧的爵士,而是喜欢震耳欲聋的摇滚和放浪形骸,他尤其喜欢给自鸣得意的家伙当头棒喝。
转自燕赵都市网
http://

  
作者: (日)村上龙
译者: 李重民
出版社: 上海译文出版社
出版年: 2015-1

 

内容简介 
  本书为随笔集。从男女、恋爱、艺术、犯罪等角度出发,讨论了30多个问题,如"优秀的职业女性不需要智慧"、"美丑、出生、成长、命运是才能的一部分"、"我讨厌勾引有夫之妇"、"可爱而有技能的女人拯救男人"等。书中猛烈抨击当今日本资本主义社会、经济的各种"功能不全",文笔犀利明快,立论石破天惊,语言惊世骇俗,具有使人耳目一新的冲击力。

 

作者简介
  村上龙,日本小说家、电影导演。1952年2月生于长崎县佐世保市。1972年就读于武藏野美术大学。1976年发表的处女作《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》被视为日本文学进入亚文化化的开端,获第75届芥川奖,引起日本社会震动,销量高达350万册。1980年以《寄物柜婴儿》获第3届野间文艺新人奖。2000年以《共生虫》获第36届谷崎润一郎奖。重要作品另有小说《战争在海对岸开始》、《网球公子的忧郁》、《69sixtynine》、《极端的爱与幻想》、《伊维萨》、《心醉神迷》、《斐济的侏儒》、《五分钟后的世界》、《音乐的海岸》、《第一夜 第二夜最后一夜》、《希望之国的出埃及记》、《寂寞之国的杀人》、《最后的家族》,随笔集《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》、《恋爱永远是未知的》等。自编自导的电影有《黄玉》等。